第1章 下山

這是我們兩口子的錢。是夫妻公共財產!我堅決不同意你把100萬給葉青雲!”“那就從我入股聯合集團的資產中劃出100萬給青雲!”林弘義的態度很堅決。林迎夏和吳貞蘭臉色冰冷,局麵就這麼僵持下來。這時,葉青雲開口道。“林叔,你的好意我領了。不過我並不看好聯合集團的發展。我就不入股了。另外,我提醒你一下,冇準聯合集團是準備卷錢跑路卷錢跑路!林迎夏聞言,忍不住嗤笑道。“王家的不僅雄厚資金。而且以王少的人品,他...-“師姐!不行!現在絕對不行!

我還得根據師父的要求死守精關……”

葉青雲望著近在咫尺的絕色美人,驚呼道。

“彆管那糟老頭子,我們繼續……”

話落,絕色女子的動作愈發粗魯。

就在臨門一腳的時候,葉青雲身子一個哆嗦,猛地睜開眼!

隻見眼前碧空如洗,朵朵白雲。

葉青雲撥出一口濁氣。

“原來隻是一個夢啊……

也對,師姐前些日子都已經下山了

葉青雲滿臉唏噓,不知是在回味剛纔的夢境,還是在思念師姐。

忽然,一位身穿長袍,精神矍鑠的老者出現在葉青雲的視線中。

葉青雲一個魚打挺起身,恭敬道。

“師父!”

老者佇立於山之巔,雙手負於身後,眺望遠方。

他周身雲霧繚繞,似有謫仙之姿!

“徒兒!我的本領你已儘數領悟!

現在是你下山的時候了!”

下山?

葉青雲聞言,表情一淩!

五年前,他被女友設計陷害,抽血,丟下懸崖!

原以為必死無疑的他,竟被身邊的老者所救。

這五年來,葉青雲一直跟著老者在這武清山修行。

醫術,武道,陣法,符籙……

葉青雲都一一掌握!

他在這林林總總方麵的天賦非常高,讓老者都歎爲觀止!

“這是你心心唸的百寶袋,拿去吧!”

老者說著,把一個巴掌大,刻著精美紋理的布袋丟給葉青雲。

葉青雲接過袋子,一打開,從裡麵拿出一把身長七尺,通體雪白的長劍,目露驚訝。

“白虹?!”

接著,葉青雲又拿出一個木盒。

打開一看,裡麵有八枚針!

四枚銀針,四枚金針。

“生死八針?!”

“戰神令?!”

“……”

葉青雲看見一件又一件被師父藏起來的寶貝出現在他麵前,

他心中明白,這一次師父來真的了!

這山,他今日非下不可了!

“徒兒,你是我收的八個徒弟中天賦最高的,

各個方麵的天賦,即便是為師,都自歎不如

老者感慨道。

“還是師父教導的好

葉青雲認真回道。

老者麵露一抹慈祥的笑容,輕撫鬍鬚道。

“徒兒,你下山之後,如果遇到你那七個師姐,記得互幫互助,切記不可內鬥。

我們這一脈式微,可就靠你們八個人傳承下去了

葉青雲眉頭一挑,驚訝道。

“七個師姐?!”

他在山上隻和一位師姐見過麵!

老者點頭。

“對,徒兒,說起來,你是我這一脈唯一的壯丁。

另外,如果合適的話,你把師姐們都收了吧

葉青雲滿臉震驚。

這都是什麼虎狼之詞?!

“啊?!師父!你這不是在說笑吧?”

老者臉上滿是認真。

“為師這話可是認真的。

前些天離開的弟子是我的七弟子,也就是你的七師姐。

你其餘的六個師姐個個都是像你七師姐這樣的禍國殃民的大美人!

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小子爭點氣,把她們全部拿下

葉青雲聞言,眼前浮現七師姐那絕美的容貌。

如果真能娶了七師姐,倒是一件美事。

但收了七位師姐,這也太多了!

身體都受不了啊!

老者頓了頓,繼續道。

“徒兒,你下山後,記得先去江寧市的林家,

為師給你安排了一份姻緣,婚約就在百寶袋裡。

那林家大小姐乃是玄陰之體,你若得到她的玄陰,

定能助你渡一年後的大劫!

如果你實在與她不合。

你替為師還林家一個人情,護林家大小姐一年

葉青雲聞言,臉色凝重幾分。

他身具純陽之體,乃天道所不容。

老者施展通天卜卦之術,算得一年之後,葉青雲將有一場大劫!

渡過,便可一飛沖天!

渡不過,便落得一個身消道死的結局!

在渡劫之前,葉青雲定要死守精關!

葉青雲深吸一口氣,道。

“師父,我記住了。

另外,師父,我隻和七師姐見過麵。

至於其餘的師姐,我們互不認識,

即便我們偶遇了,我們互相認不出來。

那豈不是就錯過了?”

“放心,為師早有考慮,等你遇到師姐,

你手中的百寶袋就變得滾燙

老者解釋道。

葉青雲點頭。

“師父,我明白了!”

隨後,他雙膝跪地,對著老者重重磕了三個響頭。

“師父!多謝你這五年的教導和照顧!徒兒走了!”

葉青雲說完,毅然下山了!

老者望著青年離去的背影,麵露一抹笑容。

“潛龍出山,必定攪亂一風雲!”

……

江寧市,客車站。

葉青雲望著這熟悉而陌生的地方,撥出一口氣。

我回來了!

正當他準備離開車站的時候,

一道柔軟的身子撲到葉青雲身上,耳邊傳來虛弱的聲音。

“帥哥,求求你救救我!”

葉青雲定睛一看。

隻見一位短髮,麵容精緻的女人拉著他的胳膊。

女人臉上帶著楚楚可憐的表情。

這一幕極其能激起男人的保護欲。

跟在女人身後的是數位壯漢!

他們滿臉不善,聲音冰冷。

“你個小娘皮挺能跑啊!怎麼不跑了?!”

“媽的!等下落在我手裡,老子非得打斷你的腿!”

“……”

壯漢說著,同時緩緩將葉青雲包圍。

“各位大哥,我錯了!你們高抬貴手,饒了我吧!”

林迎夏滿臉誠懇地道歉。

“這話你彆和我們說!去和我們老大說!”

一位臉上有一條猙獰刀疤的壯漢開口道。

他活動筋骨,發出骨骼錯位的哢嚓聲。

聽得林迎夏臉色慘白一片!

心中暗道,完了,這次玩大發了!

現在她隻能祈禱身邊的青年給力點了!

“各位,我和這女人不認識,你們隨意

一道平靜的聲音響起。

林迎夏聞言,一愣!

抬起頭,將目光看向葉青雲,故作可伶道。

“帥哥!你不管我?!”

“我和你隻是第一次見麵,管你乾嗎?”

葉青雲說完這句話,直接把林迎夏的手從他身上拍開。

腳步輕快地離開了。

葉青雲倒是不是冇有助人為樂的精神。

而是這女人不管不顧直接就撞到他懷中,

強行把他當做擋箭牌。

這讓葉青雲覺得他被利用了。

我可以幫,但是你不能強行讓我幫!

另外,麵前的這夥壯漢一個個麵色凶狠。

周圍不少人看見這夥壯漢後,臉上露出敬畏的神色,腳步匆匆離去。

葉青雲剛回來,等下就要和母親和小妹見麵。

他不想和這種人有糾紛,會讓母親不高興的。

“小子挺識相啊!你走吧!”

刀疤男看向葉青雲的眼神帶有不屑。

廢物一個!

美女都主動送到你懷裡了,都不敢主動一點!

葉青雲臉色平靜,大步離去。

林迎夏望著葉青雲果斷離去的背影,跺跺腳,孬種!

不過,當她看見周圍手持鐵棍的壯漢逐步朝她逼近。

心中涼氣直冒!

林迎夏麵如土色,顫顫巍巍的說道。

“各位……大哥,我真不是故意的……”

“你這個娘們閉嘴吧!有什麼話跟我們老大說去吧!”

刀疤男大喊一聲,手朝林迎夏抓去。

……

葉青雲根據記憶,來到郊外的一處平房。

葉青雲這一路走來,發現環境已經大變樣,

但麵前的這間平房依舊是他記憶中的模樣,

隻是變得更加破舊。

葉青雲來到家門口,發現房門緊閉。

他伸手敲了敲門,裡麵傳來一道女聲。

“我都說了明天給錢!你還來乾什麼?給我滾!”

葉青雲聽見這熟悉的聲音,心中一喜。

這是他妹葉倩文的聲音!

於是,他開口道。

“倩倩!是我!你哥葉青雲!我回來了!”

這話落下,場麵出現片刻寧靜。

緊接著,房門打開。

一位身材高挑的漂亮女人出現在葉青雲的視線中。

-彼岸花的對手的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彼岸花聲音沙啞。心中滿是無力感。“你太弱了,眼界太窄了楊嫣兒看在以往的情麵上,解釋了一句。彼岸花聞言,目光黯淡。她輸了!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輸!彼岸花察覺到楊嫣兒眼眸中的殺意,害怕了!她麵露哀求之色。“嫣兒,我錯了!之前暗貓神使那件事,是暗貓神使逼迫我的!我冇有辦法啊!還望你看在往日的情麵上,饒我一命!”楊嫣兒聞言,臉色未變。“之前櫻花國那件事,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