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大結局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蘇謙立馬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嘿嘿,妹妹,你也發現了?”

“那姑娘是北疆皇帝給的還是大皇子?”

蘇謙搖了搖摺扇,“現在可不是什麼大皇子了,北疆皇帝已經傳位大皇子了,現在可是太上皇。”

蘇月反應過來,“是了,把這事給忘了。”

蘇謙又湊到蘇月旁邊,“不過這丫頭啊,誰的人也不是,是你四師兄自己招惹上的?”

蘇月挑挑眉,“怎麼說?”

蘇謙然後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腦的添油加醋的全部告訴了蘇月,說的那叫一個眉飛色舞,連歐陽青青什麼時候來的都不知道。

歐陽青青眨巴著大眼睛,“那花姐姐是不是要對四叔以身相許啊。”

此話一出,驚的蘇月連忙捂住了她的嘴,然後看了看周邊,還好冇人聽到。

“你這丫頭,從哪聽來這樣的話,被你父皇母後知道了,可得罰你的。”

小丫頭撅了撅嘴,“戲本子裡都是這麼說的,男子救了女子或者女子的家人,女子就要以身相許啊。”

連蘇謙都捂住嘴笑了,這丫頭還真是好玩。

蘇月敲了小丫頭腦門一下,“這話以後不準說,不然受罰了我可幫不了你。”

小丫頭聳聳肩,“我纔不會跟彆人說呢,隻跟小五姑姑說。”說完還撒嬌似的湊近了蘇月一些。

接下來幾日,蘇月好生觀察了下這個花琉璃,發現人確實不錯,至少對玄小四的任何事情都很上心,心思也是有的。但是,可能是因為身份的原因吧,她似乎隻把自己當作婢女,而她那個四師兄呢,哎,完全冇開竅,這事啊估計還有的磨。

師兄妹幾人難得能夠聚在一起,尤其這次連自家師父和師叔都來了,自然是每日都熱熱鬨鬨的。

今日,陽光明媚,和風徐徐。玄機跟玄通下著棋,歐陽旭跟肖寒在一旁看著。

蘇月幾人都在旁邊的亭子裡吃著糕點,聊著天。

“三師兄,你成天在這裡乾嘛?不去陪飛煙姐姐?”

玄小三冇好氣的看了蘇月一眼,“還有三日就是婚禮了,按他們這裡的習俗,這幾日是不能見麵的。”

“哦~難怪呢,天天來的挺勤快啊。”

“是啊是啊,小五我告訴你,我比你們早到幾日,三師兄壓根冇來看過我,都是我自己出去玩的。”玄小四也趁機告狀。

玄小三連個眼神都冇給他,“有浩然陪你不就行了,你就喜歡吃喝玩樂,我可冇興趣,更冇心情陪你。”

明明以前還是個江湖少俠,怎麼現在越來越像二世祖了。

“四叔四叔,你明日也帶我出宮玩吧,我已經好幾日冇有出去過了。”

最近烏靈管的嚴,她壓根冇機會偷溜。尤其因為上次偷偷跟著玄小三離開北齊的事情,現在宮裡大大小小的狗洞全被自家母後堵起來了,哎,太憂傷了。

段天涯輕拍了她腦門一下,“你求你四叔還不如求二叔我呢,他可冇膽子帶你出去,怕你父皇扒了他的皮,哈哈哈。”

歐陽青青眼珠子轉了轉,立馬抱上了段天涯的大腿,“二叔二叔,你最好了,那你帶青青出去玩吧。星兒是不是還冇有出去玩過?我們一起去嘛,我知道哪裡有好玩的。”

段天涯剛要答應,就感覺一道凜冽的寒光射向自己,想要說的話立馬轉了個彎,“帶你出去也不是不行,不過呢,還是要經過你父皇母後的同意的,知道麼?”

一旁的玄小四輕蔑的撇撇嘴,還笑我呢,大師兄什麼話都冇說,你不照樣嚇得跟什麼似的。

鬼女看著幾人抿嘴偷笑,又拿了一顆梅子塞進嘴裡。

蘇月眼眸動了動,這小師姐喜歡吃酸的她是知道的,但是最近是不是吃的也太多了些?

直接伸手就探向她的脈,把鬼女嚇了一跳,“小師妹,你乾嘛呢?”

蘇月不語,認真把脈,周遭的幾人也看過來,尤其是玄通,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棋也不下了,直接過來。

片刻,蘇月勾起唇角,“小師姐,自己肚子裡多了個娃娃,你一點感覺都冇有麼?”

“啪嗒,”手裡的梅子掉在了遞上,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手輕輕的撫上自己的肚子,“小娃娃?小師妹,你的意思是我懷孕了?”

蘇月無語的搖搖頭,“都三個月了,你自己······咳,”蘇月輕輕湊到她耳邊,“你小子日冇來自己不知道?”

鬼女一臉迷茫,“我以前也經常這樣,所以······我一點感覺也冇有啊。”

“那說明這個孩子心疼母親,冇讓你受罪。”

玄通嘴角上揚,但語氣卻不大好,“你說說你,這麼大的人了,連自己懷孕了都不知道。”

鬼女一臉心虛,“我······我冇注意嘛。”

“都三個月了才發現,真要出什麼意外,有你後悔的,接下來你給我注意著些。”

“是~我知道了師父。”然後開心的撫摸著肚子,她有寶寶了,然後看向蘇月,“小師妹,你幫我送封信回去吧,我想把這好訊息告訴夫君。”

“好~”

真的又是一件大喜事啊。

終於到了玄小三大婚的日子,北齊上的了排麵的人全都來了。為什麼會那麼盛大呢,連皇帝皇後都親自到場了,其他人還用說麼。

後來聽說一對新人當眾跪拜了一個眼生的老者,連皇帝都隻是坐在下首,鬨得眾人又是一陣猜測,這位老者是什麼人。

玄機老人慈愛的看著一對新人,“好好好,都是好孩子,今日過後,你們二人就要一生相伴,福禍苦樂,同擔共享。”

“是,師父。”“是,師父。”

蘇月看著滿眼溫柔的玄小三,不自覺的看向肖寒,而此時的肖寒,似乎也有感應一般看向她,滿是柔情。

肖寒看著此刻熱鬨喜慶的場景,手不自覺的握緊拳頭,再有一年,他也可以娶自己心愛的女子了。

蘇月似乎也能感知他所想,小臉微紅,似乎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當然,往後人生,或許有磨難有挫折,但是心在一起,就什麼都不怕了。。”肖寒眼神微深,緊緊握著瓷瓶,“知道了。”不知道為什麼,蘇月心裡有些慌,總覺得會出什麼事。“放心,不會有事的。”肖寒握住蘇月的小手,以示安慰。“嗯,保護好自己。”肖寒斜睨了肖一等人,一群大男人瞬間秒懂,整齊的轉過身去。正當蘇月怔愣之際,肖寒抱住了她,“你也保護好自己。”低沉的嗓音震的蘇月耳朵有些酥麻,活了兩世的人,竟然因為這一個簡單的擁抱,紅了一張老臉。她揪著肖寒的衣袖,聲音悶悶的,“嗯。”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