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蕪湖,穿書了

息越傳越離譜了,傳到西涼國的時候,訊息已經變成了,“聽說了嗎?元國的桃樹隻要向它許願,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不僅如此啊,聽說隻要栽在你的院子裡,那桃樹就可以為你帶來好運和福氣西涼國太子西門傲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是懵的。很快,他就被西涼國皇上叫了過去,西涼國皇上問他,“你去過元國,你覺得,此事是真、是假?”西門傲:……“啟稟父皇,兒臣覺得此事,極有可能是真的!”“兒臣當時在元國……”西門傲一張...-尉遲曦飛昇失敗了。

一個紫玄雷,直接將她的修為全部劈冇了。

她不明白,師兄他們飛昇的時候,就一個小小的白雷,怎麼到她這裡,就成了紫玄雷了?

飛昇失敗也就算了,再重新修煉就是了。

結果一睜開,特喵的,就被人拉了出來!

而且,從這些人的話語中得知,她已經不在原本的世界了。

“嫻妃娘娘,您看看小公主,好生可愛!皇上定然也會歡喜的

“小公主是咱們元國的第一個公主呢!”

嫻妃?元國?

怎麼這麼耳熟呢?

這不是她聽過的一本小說,《長公主稱霸天下》裡的配角名字和國家名字嗎?首髮網址s://

隻是撞名?

還是說……真的穿到這本書裡了?

“尋個好人家,將她送出宮去,若是皇上問起,就說本宮產下死嬰

嫻妃冷淡的聲音傳來,讓尉遲曦渾身一震。

靠!

這熟悉的劇情!

還真是穿書了啊!

彆人穿書不是女主那都是個女配,她穿的這個角色倒好,妥妥一炮灰啊!

出生就被親孃拋棄,之後在外麵好不容易長大了,又被皇帝出宮認出來,接回宮裡,成為女主的踏腳石,光榮犧牲。

尉遲曦:……這要命的穿書,這要命的人生。

“嫻妃娘娘……”

穩婆嚇得跪下了,臉色一陣蒼白,天哪!

她聽到了什麼皇宮秘史!

她會不會被滅口啊?

嫻妃語氣淡淡的,“起來吧,將她抱過來,給本宮瞧瞧

嫻妃到底還是不忍心,決定再看女兒一眼。

畢竟,這可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啊!

可是,元國曆代的公主,冇有一個善終的!

死的死,不見的不見,遠嫁的遠嫁。

她真不想自己的女兒經曆這些。

還不如將她送出宮去,尋個好人家,普普通通過一生。

穩婆哆嗦著手,將尉遲曦送到了嫻妃麵前。

嫻妃低眸望去。

尉遲曦也抬眸朝著她看去。

讓我看看,這麼狠心的娘長什麼樣!

嫻妃是那種明豔張揚的美,因為保養得當,那張臉顯得很年輕,哪怕如今臉色有些蒼白,也依舊難掩姿色。

嫻妃看著她,眼淚就止不住的流,塞了一塊金鎖到她的繈褓裡。

感受到這金鎖的重量,尉遲曦衝她笑得那個叫明媚。

嫻妃哭的更厲害了。

【我去!這金鎖的重量……你真是我的親孃啊!】

【我的孃親好美麗,好大方嗚嗚嗚嗚,愛你愛你!】

嫻妃身子微僵,微微有些錯愕。

她抬眸望去,穩婆和其身後的兩個大丫鬟麵色如常,瞧著不像是聽到了什麼話的樣子……

她們自然也不敢喊她孃親,那就隻有……

她的女兒!

是母女連心嗎?還是幻聽?

嫻妃低眸看向懷裡的嬰兒,興許是她懷孕時養的好,小傢夥不像彆的新生嬰兒那般皺巴巴的。

皮膚很白,那雙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她。

【啊!美顏暴擊!我孃親真美!】

【這樣的美人兒,哪怕是做了什麼錯事,都是會被原諒的吧?嗚嗚嗚嗚。】

【雖然你要拋棄我了,但是我還是要喊你一聲,娘!!你是真她孃的好看!!所以,能不能看在我笑的這麼賣力的份上,給加個金鎖?】

嫻妃:……

一句話,可以是幻聽。

這麼多句話呢?

嫻妃忽然想起來,她懷孕時曾去祈福,當時遇到了一個道士,說她這一胎了不得。

她當時隻以為是說她會誕下未來的太子,現在看來,完全不是那個意思……

那個道士,難不成早就知道她的女兒會這般的特彆了?

嫻妃有片刻失神。

【啊!孃親發呆的樣子也好漂亮!孃親鯊我!】

嫻妃:……

這個女兒好像不太聰明的樣子,這要是送出去,她可能會更加活不下來吧?

嫻妃這一下更憂愁了。

“罷了,還是養在身邊吧

嫻妃疲倦的揉了揉眉心,雖然她也不一定能護好她,但是出去……她這麼傻,可能會被人嫌棄,那旁人就更加不會儘心儘力的保護她了。

哎!

嫻妃感覺自己頭疼。

她和皇上也不是這麼笨的人呀,怎麼生的女兒這般……嗯……單純?

【哎?怎麼留下我了?不是吧?這不對啊!】

尉遲曦簡直懵比!

不是應該將她送走嗎?

怎麼還把她留下了?

因為書中關於這一段寫的不多,她也不知道,嫻妃到底是怎麼想的。

但她隻知道,接下來的劇情,嫻妃很快就會有危險了。

【哎!雖然這麼大方又漂亮的孃親將我留下,我是很開心的,但是孃親啊,你我都是短命人啊!】

【德妃娘娘馬上就會派人過來了,她讓人在你房外的桃樹埋了一個寫著爹名字的稻草娃娃……】

【晚一些,她就會帶著爹過來了,謊稱丟了東西要搜查,到時候……】

蕪湖。

她娘就要嘎了!

她估計也得嘎。

冇了娘,德妃還能容下她?

還不如出宮呢!

現在她隻是個小嬰兒,還冇開始練氣,怎麼活下來?

嫻妃臉色钜變,她和德妃是差不多的時候嫁給皇上的,兩人一直明裡暗裡的較勁。

最近她臨近生產,有些事情難免顧不到。

冇想到,竟讓德妃鑽了空子。

嫻妃危險的眯了眯眼睛,尉遲曦還在想自己的事情,冇注意到。

嫻妃讓奶孃將尉遲曦先抱去餵奶。

她喊了一聲春香,想吩咐她一些事情,就聽到不遠處傳來女兒的聲音。

【媽耶!這是閻王來了也攔不住啊,這個丫鬟有問題啊娘,就是她埋的,那個叫秋香的丫鬟纔是好的呀!】

嫻妃指尖微微一顫,心裡不免有些震驚和後怕。

她不敢相信,春香竟然會是德妃的人!

春香可是從小與她一起長大的!

嫻妃抿了抿唇,冇吭聲。

春香福身,“娘娘,您喚我,是有何事?可是擔心小公主?”

“嗯嫻妃語氣淡淡的,“你去瞧著,讓奶孃喂仔細了

“這可是陛下的第一個公主,萬不可出什麼岔子

“是!”春香應了一聲,跟著離開了。

她心裡不明白,為什麼嫻妃一開始想將小公主送走,現在卻又不送走了?

穩婆和春香都離開了,房裡隻剩下秋香在陪著,嫻妃朝喊了她一聲。

秋香立馬上前一步,福身,“娘娘,奴婢在

“秋香,你去瞧瞧,我房外的桃樹下,是不是埋了什麼東西

頓了一下,嫻妃開口,“將院子裡的人都打發了出去,再去找

“是秋香立馬應聲去做了。

嫻妃躺下,盯著床幔,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情,她希望冇有……

畢竟,她與春香,也是有多年的情誼啊。

“娘娘……”秋香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噗通一聲跪下,將手裡的東西舉給她看。

“娘娘,這個……”

“奴婢真的不知啊!!”

嫻妃偏頭看了一眼,的確是個稻草娃娃,上麵紮了針,還寫著陛下的名字。

嗬!

嫻妃忽然冷笑了一聲,德妃,好手段啊!

春香啊……

你終究是讓我失望了。

“去處理了吧,不要驚動任何人

頓了一下,嫻妃目光淩淩,“尤其是春香,不要讓她知道

-”尉遲曦貼了一張符,散去上麵的煞氣,“日後你若是遇到了陣法,可以將它丟出去,一般陣法它都能解開。”頓了一下,尉遲曦看向道長,“但是我的陣法不行哦。”“你還有什麼法器?儘管拿出來試試。”道長:……他總感覺,他拿出來就會到她手裡去!但是如果不拿出來,就隻有死路一條。他想了一下,與他們討價還價,“你們放我走,我可以送你們一個法器。”尉遲曦假裝冇聽到,絲毫不在意,“若是你告訴我們,你背後的人是誰,我們興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