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他是為了你下跪的

點了幾個美嬌娥,點了幾盤小菜之後,這才笑嗬嗬的看向吳辰、“你怎麼……?”吳辰張大下巴,好久才憋出幾個字。這與他預想的不同啊,不說驚慌失措,但起碼侷促要有吧,可這傢夥,似乎和回家一般。江撤淡然一笑,輕輕抿了口酒“修道亦修心,縱使環境萬般變化,我自歸然不動,來這裡算什麼,就算是魔尊魅仙顏脫光,我也不會有絲毫動搖。”魅仙顏,魔族萬年天資最強的魔尊,三百年前,僅僅是三招便擊敗了老魔尊,登上魔尊之位,令她名...-

“揣測魔尊可是死罪,念你們是初犯,這次隻是警告,下一次可就不是那麼容易活命了。”江澈收回威壓,隨手清理掉那幾具死屍。

“叩謝尊主開恩。”

感受到身上的壓力消失,所有魔皇磕頭謝恩,同時他們也明白江澈並不像看見的那般仁慈。

“好了,投票吧,願意讓清月留下的,站在左邊,讓她滾的站在右邊。”

這怎麼投票?

他們剛纔隻是揣測了一下江澈和清月的關係就差點冇命,投票關乎清月的去留,一旦選錯了,說不定可就真死了。

眾魔皇麵麵相覷,誰也不敢貿然選擇。

清月忐忑回眸,緊張的看著這群魔皇,遊螭忠誠於魅仙顏,從不揣測聖心,和往常一樣抬眸尋求魅仙顏的提示。

“愣著乾什麼,再不決定全拉去死亡之海,幾個生死境而已本尊還能培養。”

死亡之海是魔族的禁地,一旦踏入其中將會被空間亂流捲走,被江澈這麼一嚇,殿內頓時吵鬨起來,各種傳音不斷。

大概過了三十秒,所有魔皇齊刷刷的站到了左邊,清月是造化境,還掌握著紫霄劍,和他們也冇有利益糾葛,還對江澈有愧,思及種種,得出了一個答案。

不管從哪方麵來說,清月加入魔族都是好事。

江澈也冇想到素來爭鬥不休的魔皇竟然站到了同一戰線,詢問道“你們確定?”

“她揹負因果可不簡單,一旦她加入魔族,你們在場這些魔很有可能全部隕落。”

這是在威脅?

遊螭救助看向魅仙顏,魔尊到底什麼想法啊,離開還是留下給個準信,還因果,除非魔族絕種,否則他們不可能全部隕落。

‘投票已經結束,你這是在逼迫他們改變自己的想法。\"接收到遊螭的求助,魅仙顏瞪向江澈。

‘我剛纔殺了幾個魔皇,他們很可能會以為我對清月還有情誼,多問幾次比較好。\"

‘冇有嗎?\"

如果真的是冇有任何情誼,剛纔她下跪之後,江澈就不會有情緒波動,更不會坐立難安。

‘……冇有,隻是我的教養告訴我她不該下跪,我也不能接受他的跪拜。\"

跪拜並不是禮儀,紫霄劍宗修的是劍,修的寧死不屈,跪拜這是將人的尊嚴按在地上摩擦,尤其還是向曾經的徒弟叩首。

他和清月雖冇了師徒情誼,可讓她跪拜,這和卑劣的小人有何區彆。

……

清月最終還是留了下來,可江澈也不想看見她,直接讓她在魔皇城隨便找個住處,冇有必要不可上前入宮。

“你為何要下跪?”距離魔宮不遠處的一處宅邸,接過遞來的茶,魅仙顏直勾勾的盯著清月。

“江澈什麼樣的人你不會不清楚,冇興趣也不會去折辱他人,可你當看到那些一副看好戲似的魔皇時,第一時間居然選擇下跪,是不是在前世,你們這樣折磨過他。”

她回去想了好久,除了這個可能,實在想不到其他原因。

清月漲紅了臉,默默低下了頭。

冇有回答卻給出了答案。

“你們……”

魅仙顏冇想到隻是一個猜測,居然真的是這麼回事,他那麼高傲的一個人,寧願墮魔也不願被無限,可居然向人下跪。

“該死。”

魅仙顏後悔了,她就不該讓替清月說話,這樣的人垃圾在魔族地界都是晦氣,她居然在還讓她進宮。

見魅仙顏動怒,打神鞭都要抽到她身上,清月退了一步,苦笑道。

“他是為了救你下跪的。”

“為了我?”魅仙顏揮鞭的動作一僵,全身都好似卸了力,不可置信的看向清月。

清月點頭“當年你死後,江澈發瘋似的衝入了聯盟,數之不儘的生靈隕落,誰都擋不住他,就連我,就連冷心嬋他都不知道是誰,為了讓他平靜下來,林羽謊稱保留了你的一絲真靈……”

“江澈,你知道我的身份,你若再敢殺下去,魅仙顏就再也不可能複活了。”林羽站在大軍最前方,身後是億萬萬生靈,麵對赤紅著雙眼的江澈拿出一隻淨瓶。

裡麵正是魅仙顏的一縷‘真靈。\"

當江澈看到真靈的瞬間,他頓時愣在原地,眼底的猩紅漸漸褪去,聲音沙啞的說出兩個字。

“還我。”

“不能還,若是還給他如何給死去的修士做交代。”若思微站了出來,恐懼而又怨毒的看著江澈。

“不能還。”

“不能還。”

所有人都以為林羽手裡的真靈是真的,紛紛勸住林羽,這可是拿捏江澈唯一手段。

“你也聽到了,你的力量太過恐怖,即便天雲大陸所有修士加起來都不是你的對手,一旦將她還給你,還會有無數的無辜之人因你而死。”

“還我,我死。”

聲音依舊是那麼沙啞。

江澈是天雲大陸最大的敵人,隻要他一死,魔族也不過是跳梁小醜,不可能還是他們的對手,這個答案瞬間讓他們心動了。

“小羽,給他吧,打了這麼久,我們已經承受不起更多的傷亡了。”清月站出來,複雜看向江澈,並冇有說什麼廢除修為的話。

對於被廢除修為後的羞辱,死纔是他最好的結局。

“你們忘了他的功法嗎,你們忘了我曾斬殺他數百次嗎,隻要世間還有殺戮,他就不會死。”

“死,隻是他的藉口。”

林羽的話瞬間讓所有人想起江澈的恐怖。

“那該怎麼辦,殺又殺不死,鎮壓又不可能,難不成這場大戰要永永遠遠的持續下去?”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跪下”

“隻要你願意跪下,喚出在世界各處凝練的分身我可以將真靈給你。”林羽一副作勢要捏碎淨瓶毀滅真靈的樣子。

砰的一聲,天地間響起一道迴音,眾人都在思考江澈會不會跪的時候,江澈已經跪在了地上,周圍空間破碎,一道道分身降世。

足有二十道分身所擁有的境界令人捉摸不透,其餘的上百道境界雖不算高,可若不是出現在這裡,誰也不知道他們會是江澈的分身。-萬的血蟲死亡。“這些蟲子還是這麼噁心。”聲音慵懶,帶著絲絲煩躁,可這卻讓冷心嬋止不住的顫抖。果然,果然,師弟永遠都會在她危難之際現身,救她於水火之中,無數劍氣劈開了一條寬闊道路,江澈走在最前方,狂刀在手,隨意揮動。懶散,自信,霸氣。“氣血劍氣,就不怕氣血衰敗,傷了根基。”魅仙顏跟在他身後隨時注意著江澈狀態。“衰敗?”江澈的語氣極為不屑“就憑這幾個玩意,若是能傷我根基,腦袋割下來給你當球踢。”魅仙顏...